【一個人,一個背包,用不同角度看東京】 | 主題旅行 | 日本滔客小編

一個人的海外初旅行,目的地原本決定是京都,甚至連住宿的公寓都準備承租了,卻又在最後關頭改成東京。這其中的原因說來話長,但當初之所以把京都列為第一考量,起因於旅遊書上大力推薦的伏見稻荷神社。那兒有著一整排由紅鳥居所排成的壯觀隧道,順著平緩的小山坡一路蜿蜒而上,既神聖又莊嚴。

雖然臨時改變行程到東京,但為了一圓鳥居隧道之夢,我特地前往較為冷門的觀光景點—— 根津神社。根津神社座落於住宅區中,鮮少有觀光客前來,比起其他神社來得更加安詳寧靜。相傳它的建築年代已經超過三百多年,正因如此,根津神社被列入日本國家重要文化財。它的獨特性和代表性,以及和當地居民的情感連結,都是走馬看花的觀光客一時難以體會之處。姑且撇開生硬的歷史包袱不談,當漫步其中,還真能感覺一股閑靜。而吸引著我來此的鳥居隧道,或許在規模上和京都伏見稻荷神社難以相比,但對於未曾見過此等風景的我來說,已是大開眼界。欲穿梭其中,人們必須低頭,並且放慢腳步。當與對向行人相會時,更得側身一縮,禮讓對方。日本人嚴謹的禮貌和規矩,不僅築起維繫社會穩定運作的潛規則,在傳統的神社建築裡也能感受得到。生活在步調快速,又高度競爭的社會裡,為了打敗對手,為了贏得認可,我們容易擺出驕傲姿態,有時甚至不擇手段。
  
永遠保持上仰姿態,視野總是狹隘。懂得適時地屈身,學習謙卑,是我在這裡體悟到的事。
09-01根津神社.JPG
▲根津神社

09-02充滿著人生道理的鳥居隧道.JPG
▲充滿著人生道理的鳥居隧道

隧道裡一個個鳥居上刻寫著各種祈求的繪圖和文字,關於和平健康,也關於事業愛情。這些接踵而至的難題,無分國籍,不分地域,總是煩擾捉弄著每個努力過生活的我們。親身走過一回,但願所有祝福皆能實現。祈福之餘,當然也不能忘了回頭看看走過的路。放低身態,真誠坦率地面對曾經犯下的錯誤,不管有多懊悔和悲傷,也都要像那首著名的日本老歌《昂首向前走(上を向いて步こう)》裡頭所唱的:
「抬起頭來,大步走吧,為了不讓眼淚掉下來。」
10-01東京大神宮.JPG
▲東京大神宮

同樣列入必訪行程之一的東京大神宮,名氣則更為響亮。如果詢問東京年輕人哪裡祈求愛情運勢最為靈驗,據說十之八九都會得到「東京大神宮」這個答案。的確,它正是全日本第一間創辦「神前結婚儀式(顧名思義,即為雙方於神明的見證下結婚)」的神社。而說了這麼多,我這個情場坎坷的男子,當然得來這沾沾靈氣。並非崇洋媚外,實在是我國權威戀愛專家月老先生日理萬機,總是忽略本人的苦苦哀求。懷著虔誠的心,我向神明祈求下段戀情的早日發生,並隨手抽了個籤測測運勢。

「末吉。」
既是末吉,也是莫急。
倒過來解,更是寂寞。

11-01抽籤處.JPG
▲抽籤處

在心裡無奈地笑了幾聲,我走回本殿前,匡啷一聲,投入象徵與神明結緣的五元硬幣,並再次祈求。神社教我的事,雖然直白又有點殘酷。但畢竟人生的很多時刻,即使不斷失望,至少還能緊握著希望。而只要還有著希望,其實我們就從來都沒失去些什麼。

相當湊巧地,這回來東京適逢著名的淺草雷門寺舉行年度大祭—— 三社祭。為期三天的慶典,在每年五月第三週的星期五至星期日舉行。三社祭的由來,是為了紀念淺草寺的三名創建者,並與淺草寺和淺草神社的歷史有著密切的關係。祭典的最高潮,則落在最後一天的「本社神轎遊行」儀式。也因此,當我在週日早晨七點多抵達時,整條馬路已經被熱情的民眾塞得水洩不通。奮力地擠進人群,眼前是幾位身著傳統服飾的熱血男子,他們正抬著神轎經過著名的雷門大紅燈籠下,此時身旁許多人開始大聲呦喝起我聽不懂的語句。但入境隨俗嘛,我也跟著胡亂地嗚嗚啊啊了幾句。

放眼望去,能發現許多大型媒體,包括NHK 和朝日新聞都派員採訪,甚至在鄰近慶典的高樓屋頂架起了攝影機。可想而知,三社祭的確是東京相當重要且盛大的活動,能親身參與其中,儘管有點誤打誤撞,但依舊是相當幸運呢。趁著人潮都擠在廟前看表演,我趕緊走進稍顯寧靜的淺草寺。雖然這已經是第三回造訪這座廟,但卻是頭一回自己參拜,心裡頓時湧現一股熟悉卻又陌生的感覺。按照慣例地抽了支籤,至於結果嘛,看來未來依舊撲朔迷離。走出本殿,赫然發現整個廟前的空地都擺滿夜市般的臨時攤販。看來祭典帶來的不只是對傳統的致敬,也捎來不少商機。摸著咕嚕嚕地叫的肚子,我買了一盒熱騰騰剛出爐的章魚燒,就這樣隨意找棵大樹坐下,渡過悠閒且飽足的早餐時光。

13-0.1所有的歡騰,都需耐心等待.JPG13-02豔陽之下,慶典不歇.JPG

淺草的確是個相當令人著迷的地方。不僅是保存良好,古色古香的建築,不遠處新建成的晴空塔,更讓這裡的氛圍呈現出新舊碰撞,卻又相依並存的美感。彷彿這裡的居民生活在古代,但抬起頭,卻是眼望著現代。尤其正逢祭典的此刻,路邊隨時會出現身著古裝騎著駿馬的人,又或是戴著妖魔鬼怪面具的身影,當然最多的還是穿著短褲的熱血男孩們,畢竟神轎的巡遊儀式就是由他們一肩扛起。按照預定行程,我暫別三社祭的舞台,轉而前往不遠處百貨公司屋頂上的「淺草Rox 溫泉」。面朝著毫無遮蔽,且能一覽晴空塔美景的視野,把身子浸入熱度恰到好處的溫泉裡,這真是難以形容的舒適享受。

泡在熱騰騰的大浴池裡,全身都暖呼呼的。以前在書裡看到關於一個人旅行的那些報導和文字紀錄,不再只是他人的回憶或是自身的揣測及空想。此時此刻我正置身其中,我就是故事的主角。耳邊突然傳來陣陣呦喝聲,不等我走至窗戶邊查看情況,身旁泡得滿臉通紅的老爺爺已經鎮定地向眾人宣布,那正是三社祭的遊行隊伍。

走回淺草寺前,熱度不減,人潮依舊。豔陽之下一場盛大的祭典,和一趟終生難忘的旅程正歡快著,正沸騰著。於是我情不自禁地又跟著呦喝了起來。但並非為了虔誠的宗教信仰,只為著自己一個人旅行的痛快,傾全力吶喊。
14-01畫著東京車站的老人.jpg
▲畫著東京車站的老人

pp.jpg
本文摘自《我不懂青春,只懂遠行》一書,由拓客授權提供。
如果您也有旅遊資訊、優惠訊息、活動展演等各項訊息要提供給編輯,
歡迎來信 edit@talk.tw【日本滔客誌編輯部】收
 

我要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