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東京火車站對台灣人和對日本人有著不同意義:東京火車站的呼吼】 | 在地文化 | 日本滔客小編

東京火車站的呼吼
二○○五年,五月初,我到東京,去找一座銅像。
我不知道那銅像尊容誰屬,只知它出現在一張非常重要的台灣歷史照片上。這張歷史照片被用於《台灣霧峰林家留真集》及李筱峰教授所著《台灣史100件大事》的封面,珍貴意義不待贅言。

這張照片是日治時期臺灣議會請願運動的代表影像。請願運動的意義,一方面是台灣人開始學習現代的政治運作模式,將不滿的意見,以筆和口代替刀棍,向民意機關表達。更重要的,這是一場長達十四年對抗殖民專權統治的運動。年年透過知青士紳收集簽名,把或千或百人連署的請願書,帶到日本帝國議會呈遞。寄望列入議程,形成討論,對臺灣總督府施壓,讓台灣人有選舉議員、組織議會、監督預算等權力,以打破總督府集行政、立法、司法權於一身的獨裁統治。

戰前台日交通主要以大輪船為主。請願代表年年總是船抵達神戶港,再轉搭火車進東京。一九二三年起,連續多年,每次都有年輕留學生到東京車站迎接。留學生手拿「平等」、「自由」、「打倒專制」的旗子、唱「臺灣議會請願歌」、呼「萬歲」,再分乘汽車前往神田區、牛込區,沿途散發傳單,成了一九二○年代幾次請願的儀式。

東京行前,我做了功課,但只知照片在一九二五年二月東京火車站前拍攝,我也找到戰前東京火車站舊照,確有一座銅像在遠處若隱若現。但不知道他是誰,如今焉在。比對地圖和舊照可知,請願代表一行應從火車站右翼的「降車口」(下車口)出來,往右前方不到一百公尺的銅像下,拍下紀念照。

但我按圖從東京火車站鑽出來,一眼望去,卻是什麼突出的亭梁柱像也沒有。轉了站前廣場一圈,才赫然發現車站正門口,一群灰鴿聚處,正是銅像所在。這座銅像在一九一四年東京車站落成當年植上去,以紀念日本鐵道之父「井上勝」。井上勝一八六八年出任「鐵道頭」(鐵道總裁),帶領興築日本人自力完成的第一條鐵路。經過仔細比對,寫上井上勝的名字勳位與標示大正三年竣工的紀念銘板還在,銅像則明顯已經改製。
銅像位置和模樣可改,但九十年前台灣人在銅像下的吶喊與追求,將永遠定格於那一張相片上。至此,我終於知道了,與其說去找一座銅像,不如說我想去聽那些個年輕而熱情的呼喊。

t.jpg 
一九二三年起,連續多年,年輕留學生都到東京車站迎接設立臺灣議會請願運動的代表。留學生手拿「平等」、「自由」的旗子、唱請願歌、呼萬歲,再乘車散發傳單,成了一九二○年代幾次請願的儀式。(圖片提供:蔣渭水基金會)

t1.jpg 
東京火車站對台灣人和對日本人有著不同意義。

t2.jpg 
井上勝銅像目前矗立在火車站正前方,與戰前的位置不同。東京車站百年紀念再開發之際,井上勝的銅像已撤離車站前廣場。

t3.jpg
本文摘自《人人身上都是一個時代》一書,由麥田出版授權提供
如果您也有旅遊資訊、優惠訊息、活動展演等各項訊息要提供給編輯,
歡迎來信 edit@talk.tw【日本滔客誌編輯部】收
 

我要留言